无事生非(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创作喜剧)

编辑:个别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6 02:08:2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无事生非-莎士比亚故事集一般指无事生非(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创作喜剧)
《无事生非》写作年代应在1598-1599年,是莎士比亚喜剧写作最成熟时期的创作,内容热闹欢乐,富有哲思。故事主旨为面具、伪装或游戏,剧中人物探寻的则是男女关系中的自我意识以及真诚与尊重。
作品名称
无事生非
外文名称
Much Ado About Nothing
作品别名
无事烦恼
文学体裁
戏剧
作    者
[英]威廉·莎士比亚
首演时间
1600年8月23日
字    数
13万

无事生非内容简介

编辑
地点:梅西那
《无事生非》围绕求婚主题并行两条线索。其中的一对情侣是克劳狄奥和希罗。克劳狄奥向希罗求婚,得到希罗父亲的许可。
但在婚礼上,阿拉贡亲王的庶弟约翰由于嫉妒和无聊捏造谗言,致使克劳狄奥上当受骗,以为希罗是不贞洁的女子而当面侮辱希罗,差点致希罗于死地。
希罗的堂姐贝特丽丝想出计谋,让希罗假死然后查出真相,后来骗局被揭穿,克劳狄奥与希罗重归于好。这一条线索似乎符合当时的婚姻传统模式。
而另一线索是,冤家对头培尼狄克和贝特丽丝骄傲并蔑视婚姻,但在亲王善意的圈套中都认为对方爱恋自己,从此低下高傲的头颅,并且对对方产生了真正的感情。弄假成真走向婚姻殿堂。[1] 

无事生非人物介绍

编辑
【唐·彼德罗】-阿拉贡亲王
唐·约翰】-唐·彼德罗的庶弟
【克劳狄奥】-弗罗棱萨的少年贵族
【培尼狄克】-帕度亚的少年贵族
【里奥那托】-梅西那总督
【安东尼奥】-里奥那托之弟
【鲍尔萨泽】-唐·彼德罗的仆人
【波拉契奥康拉德】-唐·约翰的侍从
【道格培里】-警吏
【弗吉斯】-警佐
法兰西斯神父
教堂司事
小童
【希罗】-里奥那托的女儿
【贝特丽丝】-里奥那托的侄女
【玛格莱特欧苏拉】-希罗的侍女
使者、巡丁、侍从等

无事生非作品赏析

编辑

无事生非情节赏析

在伊莉莎白时期的英国,“无事”(nothing)的发音与noting极为类似,因此“无事生非”也有“注意”、“纪录”、“窃听生非”的双关语暗示。“窃听”在剧中不仅常见,而且至关重要,是造成误解或澄清事实的关键。
剧中的架构主要由两对情侣所组成。希柔和碧翠丝是情同手足的表姊妹,克劳迪和班狄克是亲王唐佩卓的好友,四人双双演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爱情。希柔优雅沉静,克劳迪叱吒战场,两人代表传统的结合。碧翠丝和班狄克之间则是永无休止的唇枪舌战,尽管最终配对成功,但两人都仍坚持戴著原本尖酸嘲讽的面具。
这两条故事线,是莎士比亚取材不同故事改编而成。希柔和克劳迪的故事似乎是根据意大利的亚瑞欧托(Ariosto)1516年出版的《愤怒的奥兰多》(Orlando Furioso,英译本於1591年出版),以及邦代罗(Matteo Bandello)於1554年出版的《小说》(Novella)中的第二十二个短篇小说所改写而成。这则含悲剧成分的故事,带有浪漫多情的意大利风味。此外,在文艺复兴时期,时而可见未婚女子被污蔑的题材,其中也有不少以悲剧作收,史宾赛的《仙后》(Faerie Queene)中就有类似的例子。
1861年,白辽士将此剧改编为歌剧时,将故事改名为《碧翠丝与班狄克》(Beatrice et Benedict),无数的演员、观众及读者都能认同,但两人的恋情无法自成一个剧本,因为碧翠丝如果不要求班狄克去杀克劳迪,就无法显示班狄克在旧友与新欢之间的为难与冲穾,也无法证明他对爱情的承诺。
克劳迪冤枉希柔,看似是一场“无事生非”的误会,但那种惨痛经验却是剧中人的试炼,绝非毫无意义。碧翠丝和修道士深信希柔清白无辜,班狄克尽管内心挣扎,但也通过了碧翠丝的考验。克劳迪轻易拒绝并羞辱所爱的女子,暴露了对自己和对希柔的无知,因此这场误会并不能完全归咎於为非作歹的唐降。但尽管如此,希柔仍愿意原谅并接纳他,代表了某种高尚的情操。

无事生非父权挑战

故事线索之一的女主人公希罗善良温柔,在受冤屈时却不能为自己辩护,完全处于失语状态。当希罗在婚礼上被克劳狄奥斥责不贞的时候,观众和读者不免为她叫屈,但为什么希罗不能为自己辩解呢?而希罗的父亲——里奥那托从克劳狄奥和彼得罗那里确认希罗的“罪行”后说“对于她的羞耻,死是最好的遮掩”,显示一个父权家长制社会的无情。
希罗和克劳狄奥的婚姻居于理想的传统模式。在一个父亲统治的家长制社会中,女人是男人的财产,结婚之前居于父亲,结婚之后属于丈夫。希罗不仅美貌、善良、温柔,而且是里奥那托唯一的继承人。能够成为麦西纳未来的继承人,是克劳狄奥非常看重的一点。他在向亲王彼得罗亲口求证后,才勇敢说出向希罗求婚的想法。但克劳狄奥向希罗求婚的过程却在希罗父亲里奥那托和克劳狄奥的主子彼得罗之间进行。求婚就是订立合同,而婚礼是正式的财产交接仪式。当希罗这个“珍宝”变成了“坏女子”,父亲里奥那托命令希罗去死,丝毫没有父女亲情。被父亲权威和虚伪道德双重打击的希罗唯有以死表白自己贞洁与冤屈。神父制造的“希罗重生”的善意骗局,虽然符合皆大欢喜的喜剧模式,但希罗的失语却成为对父权社会结构的无言挑战。[1] 
故事另一条线索的女主角,希罗的堂姐贝特丽丝却是能言善辩,她打破常规,拒绝接受社会结构中的女性地位,不愿找个丈夫来养活她。她是一个在睡梦中都能笑醒的开朗女性,与培尼狄克一样,开始坚决反对婚姻。当信誓旦旦要保持独身的贝特丽丝听到培尼狄克爱着自己时,她的“耳朵里火一般热”,并一定报答培尼狄克的爱;从此把这颗狂野的心收束过来,转变为“温柔的态度”。在准备希罗的婚礼的头一天,她“心曲乱的很”,“浑身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贝特丽丝在麦西纳的女人中最具个性,她可以和其他男子一样互相吸血。她威胁他们,与麦西纳的单身汉们辩论,将培尼狄克击败,用机智有进攻性的谎言游戏将婚姻拒之门外。麦西纳其他女人只在假面舞会上开开玩笑,泰然白若与其他男人交谈,但贝特丽丝公开与男人们斗智斗勇。她不畏权贵,不愿做男性的附属物。当彼得罗间她是否愿意嫁给自己时,贝特丽丝的拒绝机智圆滑。她贬低自己、抬高对方,既符合自己身份,又迎合了对方胃口。面对不公平诬陷,她竭力反抗,绝不做沉默的羔羊。当看到堂妹受辱,说到:“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一定吃了(克劳狄奥)的心。”希罗的失语和贝特丽丝的直言善辩最终都带领她们走入婚姻的殿堂,在传统婚姻和道德威力面前虽败犹荣,透出作者对父权王权制社会的不满。[1] 

无事生非人物刻画

碧翠丝和班狄克这两个角色的心理层面较为复杂,他们都是自我意识很强的人,自恃较高,对伴侣的要求也高。然而这种生活态度往往和真实情感相左,因此需要助缘来让两人卸下高傲面具。另外,两人都是在偷听到友人的谈话之后,才知道自己的毛病,但都很诚恳大方地接受批评,并放下身段接受被设计而来的感情。
相形之下,希柔和克劳迪的故事就显得平板单调,因而往往被视为次要角色。希柔温驯听话,并不像希腊神话里的希柔,为爱打破宗教誓约,甚至牺牲性命。克劳迪对他和希柔的婚事很慎重,他请求亲王作媒,在确定希柔和她父亲都同意了之后才安心。这段姻缘理性而有计画,一切遵循社会规范与门第观念。

无事生非艺术特色

《无事生非》充分展示了莎士比亚对剧中人物喜剧心理的高超把握,并且在心理底蕴上按照自然逻辑来布局人物情感的变化,表现出十分娴熟的创造才能,使得剧本因此成为经得起推敲的意味隽永之作。另外,《无事生非》的创造性不仅体现在对心理流变的精准控制和深刻把握上,还表现在莎士比亚在这里展示了不同的喜剧特色,即以谎言假象与真实之间的错位来营造浓郁的喜剧效果。剧中人物自身的情景虚构经由人物心理的酝酿,造成喜剧现实。这种不同于以人物实际行动的偶然凑巧来营造喜剧氛围的风格,无疑是莎士比亚的一大杰出创造,显示了独特的技巧和特色。
《无事生非》的喜剧情节与喜剧色彩,基本上还是在人物性格、人物心理的基础上派生出来,但仅有这样的基础,尚不能产生这样趣味盎然的喜剧剧本。莎士比亚绝妙地利用剧中角色编织的虚而不实的假象,通过它,人物角色之间展开了性格和心理的互相纠葛,从而产生出妙趣横生的喜剧来,莎土比亚让人物自身去虚构各种情景,用心理去感应、去酝酿出喜剧现实。这是此剧发生的根据,也是此剧最大的特色,展示出了不同的喜剧风格。[2] 

无事生非作者简介

编辑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beare 1564-1616)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伟大的戏剧家和诗人。莎士比亚于1564年4月23日出生在英国中部斯特拉福德城一个富裕的市民家庭,幼年在家乡的文法学校念过书,学习拉丁文、文学和修辞学。后来家道中落,曾帮助父亲经商,1578年左右只身到伦敦谋生,据说从事过马夫或仆役一类当时被看作“最下等的职业”。后来当了演员和编剧,随着剧团到各地巡回演出,与社会各阶层的生活有比较广泛的接触。他在剧团里扮演过像《哈姆莱特》中的鬼魂之类的配角,也担任过导演,但主要是编写剧本,开始时不过是给旧剧本加工,逐渐由加工而改写,或自己创作.他后来成了剧团的股东,1613年左右从伦敦回到家乡,1616年4月23日逝世。[3] 
参考资料
  • 1.    《无事生非》的矛盾叙事探究 李巧丽,LI Qiao-li - 《牡丹江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年3期
  • 2.    《无事生非》的喜剧艺术探析 娄素琴 - 《新乡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8年3期
  • 3.    莎士比亚  .易文网[引用日期2012-09-17]
词条标签:
演出 戏剧 影视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